街旁雷达使用指南

街旁雷达是基于街旁开放API开发的一个第三方应用,它可以帮助你追踪好友行踪,当有人进入到你预设的区域范围,就会发送短信通知。

[UPDATE] 街旁雷达已经暂停服务

街旁雷达v0.1 开始进行公开测试,使用方法如下:

1. 在你的Firefox浏览器上安装插件Greasemonkey:
https://addons.mozilla.org/en-US/firefox/addon/greasemonkey/

2. 在Greasemoney上安装脚本Jiepang Radar,点击Install进行安装:
http://userscripts.org/scripts/show/113665

3. 进入一个街旁地点页面,例如:
http://jiepang.com/venue/8D69B8047DE83B11

4. 如果是第一次使用,将跳转到第三方应用授权页面,点击确定进行授权

5. 点击添加雷达按钮进行添加

p.s.

1. 被发送手机短信的人需要在街旁网上绑定手机号码,才能收到短信,但发送者无需绑定;

2. 街旁雷达尚处于测试阶段,服务有可能不稳定。

联系作者:@黑客芋 & @hustKiwi

-EOF-

你的世界 就在你的街旁

两个月前没有预期街旁会走入我的生活,两个月后她已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。

毕业后的那段日子,我常一人徘徊在北京大大小小的书局,画廊,沙龙,影展。站在三里屯中街的街角处,心念这一切的繁华,是否都该跟我产生某种什么样的联系。

九月的那天晚上,入秋的北京飘着小雨,北展馆门前众多的超女粉丝呼喊着李霄云的名字。而我,在华远地产楼下的奇遇花园咖啡馆里,第一次见到街旁团队。

一个月后,我挎着我的 ThinkPad 背包,从建国门地铁A口挤出来,右拐钻进贡院西街的巷子,踏进贡院六号。

此后的每一天,我的生活中多了新的关键字:创业,社交,移动,互联网,地理位置。一切都是那么熟悉,就像我大学时候梦想的那样,一切都是新的开始,好像所有都不曾发生过。

就在上个月,街旁在开发者大会上公布开放平台小卷子通过开放平台 API 创建了存在感,将两个月来我的行踪都记录在上面这张地图上。图中的每个黑方块代表一个我曾去过的地方,点击后会出现气球框,显示当时来到这里的时间和心情。

此时,站在贡院六号十七层方桌会议室的大落地窗前,京城核心商业街区尽收眼底。车水马龙,纸醉金迷的北京城,每天都会上演不一样的故事。

一群85后的创业故事正在从这里开始,正在从你我的街旁开始。

-EOF-

见到醉钢琴老师

我和发小提前两小时到场也没能占到个座位,不仅没有座位,连单向街书店的大门也挤不进去,只能站在门外张望。

店员说站在外面也可以听到,我们单向街的喇叭声儿很大的。好吧,我和发小走到街对面的河边坐下。北京深秋午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亮马桥河边的草坪上,不冷也不热的。

自从读过醉钢琴这本《民主的细节》后,我就喜欢上这个博学敏锐幽默细腻忧郁的才女。于是接连看了她的《余欢》、《送你一颗子弹》和南方报业各报刊上的专栏文章。

沙龙活动准时开始,平日都是在书刊和博客里看醉钢琴的文字,今天第一次听到现场版的刘瑜老师。刚刚回国就面对众多粉丝的她显得很紧张,不由自主地加快语速,重复各种口头禅,窘迫得像个刚进考场却发现没带铅笔的小学生。

醉钢琴老师是近两年在民主政治学上对我影响最大的学者之一。在自由主义思潮陷入困境的当下中国,她的文字不知点亮了多少知识青年心中的一盏灯。其实在这里,无论自由主义者也好,九十年代的新左派也好,孤独与奋斗,彷徨与挣扎,有谁不希望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过得幸福。

秦晖说,正因为未来是不确定的,我们今天的努力才有意义。

Update: 下面是这次活动的后期资料整理,不过貌似只有参加了这次活动的豆瓣成员才能访问,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。

这次活动的豆瓣同城页面是:
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2812024/

刘瑜老师这次的演讲录音稿在这里:
http://www.douban.com/event/12812024/discussion/29101092/

-EOF-

扎克伯格的困境

Mark独自守在电脑前,一遍遍刷新着自己一手创建的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站,期盼着他曾经喜欢过的那个女孩接受他的好友请求,这个镜头着实感动了我一把。事业前景一片光明,被人们奉为社交天才的Mark,此时的内心却是孤独的。


表面上,为了Facebook,Mark背叛了曾邀请自己加入梦寐以求的哈佛社团的兄弟,也背叛了自己曾经最最要好的朋友。然而他犹豫过,自责过,也后悔过。

一个二十出头连大学都没念完的小破孩儿,面对一掷千金的投资人,面对公司商业路上的领航者,面对马上就要实现的伟大梦想,换成你,又会怎么做?

商场无情,在利益与感情面前,只能择其一。无论选择哪一个,都是值得的。

但在成功的那一天,你要记得曾经的她和他们。

-EOF-

走失的童年

“城门城门几丈高,城门城门开不开……” 有一天我看到北岛新书「城门开」发表时,接受媒体采访说过的一段话:

“我们生活在一个没有细节的时代。我在大学教散文写作,让学生写写他们的童年,发现几乎没人会写细节。这是非常可怕的。意识形态化、商业化和娱乐化正从人们的生活中删除细节,没有细节就没有记忆,而细节是非常个人化的,是与人的感官紧密相连的。正是属于个人的可感性细节,才会构成我们所说的历史的质感。”

其实我自己曾经在练习托福口语时,也遇到过同样的问题。问题不是我会不会用英语说,而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也许这是国家经济高速增长背后,所带来的诸多问题中的一个:夺走了孩子们的童年。为了避免继续失掉自己的青年,我搭建了这个博客,用比特记录成长,哪怕只有一两百字。

我们为何活得如此匆忙,匆忙到忘记观察身边的一切。

-EOF-

What’s the right thing to do?

最近在看哈佛大学的政治哲学Open Course:Justice – What’s the right thing to do? 演讲者是哈佛哲学教授Michael Sandel,课程总共24节,12段视频,每段视频相当于有两节课。

第一讲 The Moral Side of Murder 即谋杀的道德侧面。Sandel提出这样一个情景假设:一辆电车前面有两条路,一条路上有5个工人在施工,另一条有1个工人在施工,刹车突然失灵无法停下来,作为电车司机你必须选择撞死5个人或者撞死1个人,你会怎么选?

刚开始有多数的学生投票赞成撞死1个人,来保全其余5个人的性命。但后来Sandel对情景稍作了修改,导致多数的学生又投票赞成撞死5个人来保全1个人。我们的道德推理背后的假设往往是矛盾的,而什么是正确什么是错的问题,并不总是黑白分明的。

笑来老师 @xiaolai 在巴别塔学院发起了这门课程的「大家一起读原版」活动,本文左上角是课程的Logo链接,朋友们可以点击进入,一起学习。

附上这个课程的国外链接:
http://forum-network.org/series/justice-whats-right-thing-do-series

-EOF-